service@sunwocare.com
登录
English
升沃医院管理
当前位置:首页 > 疾病专题 > Dawn的故事
  • Dawn的故事

    来源:网络

    2010年我开始尝试铁人三项的比赛,很快我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运动员,我也很惊讶自己究竟如何能参加这项运动并从中收获无尽的喜悦,以及与之相关的人群、训练、生活方式、奖牌等方面的快乐。从这项运动中,我还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目的感和成就感。2013年11月2日,我完成了佛罗里达铁人三项赛事,成绩是13分31秒51。这是我迄今为止最值得纪念,同时也是最困难的一项成就。(铁人三项的比赛包括2.4英里的游泳,112英里的自行车骑行,以及26.2公里的跑步)。我只知道一点我付出的努力只不过是在公园散步罢了。

    我的症状始于20142月,我的右肩胛部开始隐隐作痛。当时我的婚姻又遭遇了沉重的打击,与之相伴的还有剧烈的心痛。后来的几个月,疼痛没有丝毫减弱,每当我把手臂提过头顶的时候,剧烈的疼痛就会突然袭来。在此之前,这个部位从来都没有感到过疼痛,所以对此状况我也没有多大在意。

    但是到了4月底,我觉得我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了。我搬到了佛罗里达的一个小镇,带着我的宠物狗,和我在南卡罗莱纳的丈夫告了别。我又开始了独自的生活,并且决定重新开始。

    在到达里奇港后几天,我加入了一个跑步团体,希望能回归正常的生活。不久,我又开始了铁人三项这项运动,和一群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的确能帮我疏导心情。正是由于这个团体,我遇到了John,我们很快就确立了伙伴关系。我们把一些重要的训练里程记录下来,彼此激烈对方去创造个人最好成绩。作为朋友,我们不仅在一起训练,还共同度过其他美好的时光。我很清楚,这一回我遇到了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男人。

    直到九月,我的人生都处在最好的状态。我不断刷新短距离铁人三项以及5公里公路跑的个人最好成绩。和John在一起,我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和幸福的生活。然而,事物的发展总是不那么一帆风顺,它总是在最美好的时候出卖了你。我的症状使我再也无法忽视它了。我曾经希望通过铁人三项这项运动去克服疼痛,以迎接美好的生活,但是我失败了。曾经的隐隐作痛演变为剧烈的阵痛,有的时候竟会持续一整天。这种疼痛差不多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从肩胛部转移到了一侧肩膀,又从一侧肩膀转移到了前胸。有的时候,因为疼痛我会从梦中惊醒,然后气喘吁吁。打喷嚏也会使我流泪。拉一下手臂或者退一下后背,也会使我疼痛发作。由于手臂悬挂的重力会使我的胸部发生疼痛,我只能想挂了一根吊索一样固定我的手臂。跑步过后,我开始出现呕吐的症状。我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,我感到十分恐惧。我不停地祈祷,希望这只是受伤,而不是疾病。由于不想跑步赛季过早终止,我希望通过短暂的休息能缓解症状。我的最后一次跑步是在2014年的10月,当时我参加了9英里的比赛。我取得了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,我很享受那场比赛。后来我发现我的右肺80%充满流体。

    差不多在九月中旬,我最终决定寻求治疗。鉴于胸部疼痛,我做了一次全面的心脏检查。然而检查结果显示,我的心脏很健康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胸部的X射线也显示一切正常。几周后,我开始接受物理治疗,抱着只是受伤的希望。在第二次检查中,这位技术人员显得非常的执着。在半紧急的基础上,他给我安排了一位整形外科医生和他的一个朋友对我进行诊断。简单的会诊、协商过后,医生很明确地让我做一次CT检查。虽然他很坚持,但我认为这完全是没有依据的。我不记得他关于我为什么要马上做一次CT检查的指示。但我记得,我需要在这里呆几天作进一步的观察。于是,我前往Trinity医院做了一次CT检查。没过多久,放射科的医生过来对我说,我需要立刻前往急诊室。因为CT的结果显示,在我的肝部发现有异常的东西。

    2014年10月14日,一名急诊室的内科医生告诉我,他们正在竭力排除癌症的可能。那一刻我很孤独,John还没到医院。我给我的父母打了电话,让他们知道,情况可能不容乐观。但那一刻我也很冷静,那一刻我很坚持,我觉得不管是任何情况我都可以面对。

    我被诊断患有4期肺腺癌,癌细胞已扩散至肝脏和脊髓。我的肺曾经是支撑我运动能量的强大来源,如今它也背叛了我。我很震惊,也很恐惧。我从不抽烟,这就像是上天和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。但是我发誓,住院期间,我要在父母和John面前表现地足够坚强。我必须进行一次胸腔穿刺术和一次胸管放置术。我还得接受很多的CT和PET检查,胸腔X射线以及血检。由于剧烈的疼痛和药物的效果,我甚至记不太清这两周发生了什么。

    我住院后的那几个礼拜,我的朋友和家人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。在此之前,我的人生从未感受到如此多的关心和帮助。John给我的康复提供了极大的帮助,此外他还帮我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。尽管我很劳累,尽管我没有力气,尽管体重骤降使我极度悲伤,但是我还有铁人三项这一后盾。通过训练,我去追逐每一个可能的里程碑。我每天都会提醒我自己,如果我想做一个铁人,如果我能克服疾病,那么我将比想象中更加强大。尽管我的精神生活高涨,但不可否认我的核心部位正在调零。虽然我明白该往哪个方向前进,但我也对此感到力不从心。

    我们又一次回到了莫菲特癌症中心,在那里我们遇见了Eric Haura博士。我也John都很希望他,因为他也是一名铁人三项运动员。能够和一名了解我背景的人以及一名善于分析的人在一起,我感到非常高兴。我希望Eric Haura博士能向我保证,我可以回到运动赛场。他开始了基因检测过程以观察是否能抑制癌细胞的扩散。在此期间,我开始了为期六周的化疗,化疗每三周进行一次。对此我感到十分厌恶,因为我总是会尽力愉快的一周以及糟糕的两周。次年二月,我开始我开始每天服用一种名为Zalkoryie的药物。渐渐地,我感到病情得到了控制。

    我同时也开始了锻炼。我坚信锻炼能给我的思想、身体和灵魂注入强大的力量。我是一个运动员,我不会让肺癌阻止我前进的脚步,尤其是在我能激励其他人的时候。我恢复了所有的训练,尽我所能去把我失去的肌肉补回来。5月份的圣安东尼短距离铁人三项比赛中,我终于重新回到了赛场。虽然我的表现和过去已经不能同日而语,但是能完成比赛我已经非常自豪了。

    然而就在五月,我服用的药物失去了效果,我的肿瘤又一次复发。我开始服用另一种名为Zykadia的化学药物。这种药物收到广泛的好评,许多人服用它可以维持数年的抵抗力。然而不幸的是,我不是其中之一。就在今年九月,我发现我的身体正在排斥这种药物,我的肿瘤还在不断增长。我需要进行更多的基因检测,以确定一种新的治疗方案。

    对于我来讲,我很难解释癌症给我造成的伤害。虽然我收到的祝福与日俱增,但是我也意识到日子正在过一天少一天。虽然我很努力地区获得运动能力,并从中享受快乐。但是我很害怕这一切将一去不复返。我失去了对于生活和性格的热情,取而代之的是对于债务、打针、吃药以及英年早逝的担忧。对于John我也是充满内疚,每当我呕吐,他不得不为我收拾。同时他还要配合我的治疗方案,再也不能和我一起度假,一起进行跑步训练。癌症没有明确的界限和规则,它从不歧视任何人,也从不按常理出牌。然而,我是一名铁人三项运动员,我的意志告诉我我要用铁人三项的标准去克服眼前的一切。一名优秀的铁人三项运动员绝不会因为任何困难而停止奔跑的脚步,他们会继续坚持,迎难而上,直到最终冲过终点。

    翻译来源:https://moffitt.org/your-stories/dawns-story/


  • 美国试管婴儿,泰国试管婴儿,美国代孕选择升沃医院管理,升沃起源于500强上市公司的海外医疗事业部,让去美国生孩子,抗衰老美容,海外医疗旅游变得简单。
  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杭州升沃医院管理有限公司  浙ICP备15007930号